首页 >>

红楼梦:身为王家二小姐,荣国府二太太,王夫人一生尝尽荣辱

一、王夫人的赢

红楼梦里,王夫人出身高贵,是四大家族之一金陵王家的小姐。嫁入贾府后,是荣国府的当家太太。她的孩子们也出色——这才是豪门贵妇最大的事业。

女儿贾元春坐上了贵妃,光宗耀祖。放今天,便是名副其实的明星妈妈,可以出贵妃养成记全系列作品了。

长子贾珠早早离世是大不幸,但留下的遗腹子贾兰正在努力学习中,预备着贾府没落后演绎兰桂齐芳的华章。

王夫人自己也很励志,高龄生下宝玉。相比优秀的哥哥姐姐,宝玉成了她最大的烦恼,黛玉入府第一天,她就告诫小姑娘不要睬那个“混世魔王”,无所事事,成天和姐妹们厮混。但王夫人显然多虑了。

比起同为四大家族之一的薛家少爷,她的妹妹薛姨妈之子薛蟠,贾宝玉至少是一枚富有才情的小鲜肉。而在呆霸王薛蟠眼中,相比其他贾家子弟,他真是徒有虚名,在不务正业这条路上,自己根本就是没有上道。

薛姨妈带他寄居在贾府,本是想受受管教,学学好,结果不上一个月的光景,“引诱的薛蟠比当日更坏了十倍”。和他们相比,宝玉的人生已经活成了经典的艺术作品。

难怪阅尽世事,人情练达的老太太对宝玉宠爱非常,满心眼觉得是个好孩子。薛家的姐姐,林家的妹妹也早早带着金玉良缘、木石前盟的故事住进贾府,争当宝二奶奶;有颜值有心机的丫鬟们较量着谁才是姨娘的合适人选。

反观薛蟠,虽是薛家独子,娶了夏金桂却因缺乏了解仓促成婚后才悔娶河东狮,他的小妾香菱虽美,却是他摊上人命官司抢来的。

想想身边的人,和老公恩恩爱爱的贾敏不幸离世了,她的女儿黛玉体弱多病,寄人篱下;薛姨妈为可笑的儿子操碎了心,威风八面的熙凤还没有生出儿子……与红楼里其他各色千疮百孔的人生相比,王夫人岁月静好,富贵圆满。

二、王夫人的输

但王夫人的婆婆贾母说她“可怜见的,不大说话,和木头似的”,她自己也说“这几年精神越发短了”。她的人生真像一颗死鱼眼睛,虽身在繁华富贵中却黯淡无光,在花团锦簇里却干枯得毫无生命气息。

她总是一个人,一个人吃斋念佛,一个人等待宝玉,一个人惩罚金钏、晴雯这些丫头。她过着丧偶式的生活,她的丈夫贾政喜欢粗鄙不堪的赵姨娘。

赵姨娘,这个奴才出身的女人习惯用张牙舞爪证明自己的存在。有她的地方,就有尴尬,紧张和不愉快。女人多的地方是非多,贾府的女人们表面一团和气,实际可分成n派的话,那么有赵姨娘的地方,这个世界就简单多了,那就是赵姨娘和其他人。

但她依然自信爆棚地与贾府众人战斗,就算时不时被凤姐、太太、老太太训斥几句,又怎样呢,毕竟他们也是对事不对人。赵姨娘挨训的那些事,应该赶出去才合了贾府规矩。

赵姨娘的嚣张跋扈挑战着贾府女主人的权威,更挑战了王夫人作为女人作为正室的尊严。

红楼梦第44回,贾琏趁凤姐过生日,与鲍二媳妇勾搭被凤姐发现,大闹。在老太太的调停下和好后,凤姐问贾琏,“可怜我熬的连个淫妇也不如了,我还有什么脸来过这日子”。

相比之下,王夫人与贾政从来都是模范夫妻,王夫人应该不会问到贾政这样的问题。她早已与他渐行渐远,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。日复一日的冷漠,将夫妻温情消磨殆尽。不过,秋扇见捐从来都是天下夫妻的共同困境。

不论是相忘江湖的决绝,还是相敬如宾的冷暴力,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才是至理名言。好在王夫人在贾府的根基,早已不需要贾政站在她的身后,但从王家大小姐的明珠熬成死珠,最后成了贾府里的死鱼眼睛,显然与政老爷无关。

他享受了她光彩夺目的明珠时刻,却腻了如今的没有光泽。这位不以俗务为要的士大夫也喜新厌旧,喜欢年轻的身体。这几乎是俗世男人的共同爱好。

三、王夫人的悲

安徒生童话里有一个关于豌豆公主的故事。这位真正的公主,在风雨交加之夜遍身淋湿之际,有幸睡到了铺有二十层床垫和二十床鸭绒的床,她应该沉沉睡去,做一个好梦。

但这一夜,她真切地感受到床垫下面有一颗豌豆,她说下面的一粒豌豆硌到了她,她全身发紫,一夜没睡好。

对王夫人来说,这颗豌豆是成日里惹是生非的赵姨娘吗?当然不是。以王夫人的手段,贵妃的亲妈,一巴掌打得金钏跳井,不由分说赶走晴雯,轻而易举把袭人扶上姨娘位置,不露声色坐实金玉良缘。让赵姨娘闭嘴,自然是分分钟的事。

但她仿佛厌倦了与赵姨娘争斗。赵姨娘还在贾府自以为是地生活,他的儿子把热灯油泼在宝玉脸上,她自己请巫师做法让宝玉心智大乱,而她却还安排她的女儿探春参与管理贾府,以夫人身份,与探春母女情深。

因为她清楚地感受到,这颗豌豆是她的丈夫贾政的冷漠,让她亲切地体会到了爱情的死亡,尝尽了婚姻的悲哀,她只能靠着那佛的信念支撑余生。

文章来源:刘昊然晒迷之自拍

标签:叶一茜森碟亮相广州,网红餐排号2万桌,陶虹海清合体刷屏,亚冠,具惠善要求解约